空谷幽兰

2019-07-11 13:28:57 围观 : 166

  兰花大多独株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的幽谷中。它性格独特,野趣浓郁,色彩丰富,洗净了那种绮丽香泽的姿态,以清婉素淡的香气永葆本色之秀美,往往可遇而不可求。因此,寻找兰花本身也成为观赏野花过程中最有意思的环节。

  兰花专家还说,近几年,有些野外兰花品种通过驯化已栽培成功,可引入庭院装饰,让满园香气清绝,素心香远。如石仙桃兰,它喜湿,以半日照为宜,可耐零摄氏度左右的低温,常绿,顶端生20余朵白色的小花,清新雅致,适于利用长满青苔的山石栽培,也可利用庭前的树干或板植悬于亭廊观赏。

  我曾随同几位植物专家到云南西双版纳热带雨林考察。在茫茫的林海中,我惊奇地发现了一株寄生在树上的含笑兰和一株花蜘蛛兰。

  含笑兰,也叫“皮带香兰”。它生长在1米高的树枝拐弯处,花蕾躲在叶腋下,那半开微吐的小模小样,端姿得楚楚动人,让人不忍攀折。

  在北方,兰花基本都生长在地面上,我原来以为只要往草丛中寻找,就一定有机会发现兰花。但在海南,很多兰花都是附生在几十米高的树木或高大的岩石上,即使正值花期,如果只在低矮的草丛中寻找,肯定看不到它们的踪影。同行的一位专家朋友告诉我,由于生境原因和过度采摘,如今美丽稀有的热带兰花已很难被发现,真正遇到的野生兰花更是寥寥无几。

  “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困穷而改节。”这是我对兰花的最初印象。

  “开花不求俗人赏,自在山林淡放香。”空谷幽兰,野香坚贞,奇景独特。兰花无论根生在悬崖峭壁,还是附生在高空的树上,都是大自然的造化。它使得山川地貌显得更加雄伟险峻,同时也在千姿百态的植物中被称为崖壁植物。每当看到崖壁上或是树上傲然盛开的兰花,不论大小,观赏者都感受到一种向着阳光、顽强拼搏生存的生命力量。

  在山野深谷之中,细细观察石壁及石隙,往往会给你一大惊喜:一株或几株珍贵的兰花,可能就呈现在你的眼前。如虎头兰、蝴蝶兰、舌唇兰、耳朵兰、卷瓣兰、独蒜兰、碧玉兰、石仙桃兰、大杓兜兰等等。在观赏这些让山野充满灵性的兰花时,会让你感叹大自然这个造物主的神奇。明代张居正所著《七贤咏叙》中云:夫幽兰之生空谷,非历遐绝景者,莫得而采之,而幽兰不以无采而减其臭。这是对空谷幽兰的最好诠释。

  我看着这两株盛开在树上的兰花,不禁感悟到:她无俗艳,无尘埃,纯天然,香型高雅,花气袭人,恰如其分地体现出“空谷幽兰”的野性特点!

  但我总觉得,这些通过人工栽培驯化的兰花,仅从观赏价值方面来看,都不如野外生长的那些兰花好看、奇香。

  花蜘蛛兰花瓣细长,色彩艳丽,形似蜘蛛而得名。这位“美人”生长在距地面10余米的乔木上,潮湿的水汽在叶片表面结成水膜,凝聚成水滴,在阳光的映照下,水滴顺叶尖滑下,形成“滴水叶尖”的奇观,使它显得格外娇嫩美丽。

  从古至今,寻兰、养兰不单是一种行为方式,更包含了复杂的人生哲学。我则认为:寻兰寻其趣,养兰养其心,品兰品其韵,画兰画其神,学兰学其德。故我在此由衷地期盼,请珍惜那些野外生存的兰花。它们是大自然踢给我们人类的精灵,请不要为一己之利而采挖它。

  前些年,我在云南永平木莲花山原始森林中看到几株大杓兜兰。从远处看,像口袋状;近看既像兜,又像囊。“口袋”上方有一只神似花瓣的萼片,后方还有两只合生在一起的萼片。它的萼片是一种叶状薄片,环列在花的最外面,其中一片紫红色的萼片高高翘起,如遮阳伞,两边各有一条紫红色的飘带。萼片最直接的作用是挡雨,防止雨水进入口袋对花朵内部造成伤害。在这几株大杓兜兰前面有几株豹子花,色彩明快,纹饰独特,悬垂的花朵姿态更增添了“娇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