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指山苗族小伙邓启辉收藏采集130多种“绿色古

2019-10-01 10:58:27 围观 : 161

  “兰花本是山中草,优雅不凡与人同”。兰花由于是生长在空气和水分都比较充裕的森林中,因此当变成了庭院种植之后,对成长环境的要求很高。邓启辉建议,在种植收藏兰花时,温度和湿度上一定要模仿兰花的原生态环境,在花盆的选择上,要选择透气性好的,土质则要求是湿润的酸性土壤。

  兰花,作为一种有生命的艺术品,被称为可以收藏的“绿色古董”。“我真正开始上山采兰花,并走上收集兰花之路,是我24岁的时候。”邓启辉说,他的朋友让他帮忙到山上找兰花,每株给他3元、5元,甚至更贵一点,他觉得采兰花“有利可图”。

  “这是一株盆距兰,正开着花呢!”邓启辉指着槟榔树上吊着的一棵兰花向记者介绍,海南冬天盛开的兰花不多,兰花的花香普遍比较淡,这种盆距兰花香比较浓,远远就能闻到。

  邓启辉向记者透露,十几年来,他把收集起来的兰花养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山寮中,那里有大树成林,有山涧溪流,是兰花生长的仿原生态环境。

  邓启辉向记者介绍,春节前后,是这里兰花开得最多的时候,有十几种兰花一起盛开,远远地就能闻到兰花的清香,各种兰花争奇斗艳,引来了山谷成群的蝴蝶,这里成了蝴蝶的天堂。

  11月8日上午,记者跟随邓启辉徒步走向他十几年精心打造的“野生兰花王国”。邓启辉的兰花养在距离他家3公里外的山林里,他习惯性地带上雨衣,并给记者准备了一把雨伞。“山区的天气变幻无常,随时可能下雨,砍柴刀、雨衣和水,这是上山必带的几样东西。”邓启辉说。

  刚开始邓启辉觉得上山采兰花很好玩,而且能带来一些收入,但随着他对兰花了解的深入,邓启辉渐渐意识到,长此以往,是对海南野生兰花资源的一种掠夺式破坏。“我认识到卖野生兰花的严重后果以后,就基本不卖兰花了,把兰花采集回来后,放到原生态环境让其生长、繁殖,等到一个品种有多株的时候,才会送人。”邓启辉说,现在他会有选择性地把兰花赠送给一些朋友。

  邓启辉畅想,最终他的野生兰花基地,将打造成集繁殖、观赏、科研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兰花基地,成为农业学校、大学院校、兰花公司以及相关园艺场所及社会各界兰花爱好者的向往之地。(易建阳陈元才)

  “近几年,海南热作两院的研究生都会到我的野生兰花养殖基地做课题研究,他们如果上山寻找,或许一天都找不到想要的野生兰花品种,但他们来我这里,就能找到很多品种。”邓启辉自豪地告诉记者,很难得在一个地方看到这么多海南野生兰花品种。

  兰花喜欢寄生在枯树上,每当台风过后一段时间,是上山找兰花的最好时机。“寄生在枯树上的兰花,它的寿命会随着枯树的腐烂而死亡,如果趁早把这些兰花采集到,对兰花资源是一种保护。”邓启辉告诉记者,他在采集兰花时,有时候会把整个枯枝锯下来带走,体积很大,大部分带下山很不容易。而且上山采集兰花很辛苦,到处布满荆棘,有些山上蚂蝗多,随时可能被蚂蝗咬到。

  青春与兰花相伴,邓启辉显得自信、阳光而充满朝气,他陶醉在自己创建的兰花王国里,哪怕千金散尽,也乐在其中。

  15年的积累,15年的执着,五指山苗族小伙邓启辉跋山涉水,风餐露宿,采集了130多种海南野生兰花,养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山寮中,在仿原生态环境里让其自然生长、繁殖。

  邓启辉收集野生兰花,并不是以赚钱为主要目的,十多年来,他不仅没有靠卖兰花致富,反而投进去近10万元。邓启辉说,他已经掌握了部分兰花的繁殖习性,分蘖、用种子栽培是最常见的办法。除了在山寮中仿原生态种植,他还在自家附近的槟榔地里繁殖兰花。

  今年39岁的邓启辉从小就喜欢兰花。邓启辉说,梅、兰、竹、菊被称作中国传统“四君子”,古往今来,以这四种植物作为题材的绘画、诗词非常多,兰花风姿素雅,华容端庄,幽香清远,被视为高洁、典雅,历来作为高尚人格的象征。“海南的野生兰花资源相当丰富,我在山区成长,还小的时候,每当在山上看到兰花,闻着花香,我就有些兴奋,兰花高洁典雅的形象植根于我的脑海中。”

  孤芳自赏不是邓启辉的追求,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如何才能让野生兰花发挥它的应有效益?这是邓启辉近期反复思考的问题。

  “我也喜欢兰花,家里都种了好多品种,我有空也会陪他一起去山上找兰花。”邓启辉的弟弟邓生说,他很多年前就不主张哥哥卖野生兰花了,哪怕穷一点,也不能以破坏自然生态为代价来谋利。

  “这些研究人员看我对兰花非常喜爱,他们还送我一些有关兰花的书籍,我有空就会翻阅,并与基地的野生兰花进行比对。”邓启辉说,他至少有两种以上的野生兰花,书上还找不到名字,研究人员一下子也叫不上来,很有可能还没有被命名。

  邓启辉的兰花收集渐成规模,他有了新的打算,他计划把自己的“野生兰花王国”建成五指山市原生态野生兰花园和海南兰花品种库。

  近日,记者走进五指山市南圣镇牙南村委会新春村,与邓启辉一同来到他的野生兰花世界,聆听他与兰花点点滴滴的故事。

  近期,邓启辉还把自己的设想形成了文字,准备以打报告的形式请求相关部门支持。邓启辉提出,通过人工移植、放生,有选择有目的地将一些海南本土原生兰花品种种在山林的适宜载体上,如乔木、灌木、林地原土上以及人工大棚中,让其在自然的环境条件中自由生长繁殖。

  在农闲时节,邓启辉就会上山采集野生兰花,他的足迹遍布保亭、五指山、乐东、琼中等市县。“我上山采兰,一般会找当地村民带路,有时候带干粮上山,一找就是一整天。”邓启辉说,兰花与人是有缘分的,光线不一样,看的角度不一样,有时你上山的时候没有发现树上有兰花,下山时不经意间又能看到。

  爬过几座小山丘,行走在窄小的山路上,邓启辉不时挥刀撩去路边疯狂生长的野草。一路跋涉,大约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记者才到达邓启辉的野生兰花王国。

  兰花喜欢在潮湿通风的环境下生长,野生状态下的兰花多生长于林下、沟边或次生林的高草丛中,少数也可在云雾缭绕的山顶,太暗或太多阳光直射的林地则分布较少。“我从山上采集回来的兰花,根据当时兰花的生长环境进行养护,如果是在水边采集的,我会把兰花种到溪水边。”邓启辉告诉记者,他会尽量遵循兰花的习性,这么多种兰花,他还在不断摸索中。

  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工作人员黄明忠从事兰花分类研究,他多次到邓启辉的兰花基地开展科研工作。黄明忠说,野生兰花资源应该得到有效保护,让它在原生态环境自然生长繁殖,邓启辉收集的兰花品种较多,为他们提供了研究平台,他们也会为邓启辉繁殖兰花提供技术指导。

  记者一路走一路看,邓启辉如数家珍地向记者介绍各种兰花的名字和习性,这是匙唇兰,海南特有的兰花品种,这是金塔隔距兰,寄生于常绿阔叶林中树干上,9月到10月开花。记者还看到,邓启辉在有些兰花上还挂上了标签,如玫瑰毛兰、石仙桃兰、半柱毛兰等。“我这里有不少海南珍稀兰花品种,如海南安诺兰、卷萼兜兰、象牙白兰、白唇槽舌兰等。”邓启辉说,除了上山找兰花,他今后的主要精力将放在兰花繁殖和培育上。

  “这株三角枫树上我绑了6种兰花,有的长势很好,有的慢慢枯萎了。”邓启辉说,每一种兰花都有它独特的习性,都有适合寄生的树种,像那株安诺兰,绑上去已经有10年了,生长挺好的,对这些快要死亡的兰花,以后就不再绑到枫树上了。

  兰科植物是植物界中的一个大家族,海南是中国最南端的岛屿省份,地处热带北缘,气候湿热,地形地貌复杂,生物多样性,野生热带兰花资源极为丰富,到目前为止,调查数据显示,海南已经发现的野生兰有80多个属,共有200多种。

  举目望去,只见树上到处寄生着各种兰花,邓启辉把从野外采集回来的部分兰花绑在大树上,让兰花自然寄生。

  建立山林保育基础档案资料,将所辖区域分片分块编码管理,抢救性搜集原生兰花品种,即将被砍伐开发利用于种植的山林、林间道路和溪流两侧的相关品种尽可能搜集回来,放入兰花棚保育恢复,通过塑料盆具栽培、木桩生态栽培以及多种支柱栽培,快速繁育,提供日后回归山林移植。按照相关品种的原有植物习性,尽可能地移植到适宜的树种植株上,同时建立追踪档案,一直跟踪检验保育效果。